天地之间 第一百八十一章 尘封往事

    时间:2018-06-18 叶锋的突然失态抽泣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半天也没明白过味儿,不过还是好言相劝。又亲又哄了好半天她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扑在我的怀里依然时不时抽泣一下。
      不过细细梳理了叶锋口里的只言片语之后,我还是大约有了个眉目,原来这丫头在我的宠爱下,和以前淳朴的乡村姑娘比起来内心其实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了。伴随着物质需求的极大满足后,精神需求上却越来越有些慾求不满了。
      自从和我好上以后,叶锋一直持续着和我的同居生活,不过在一起呆久了,随着新鲜感的消失。这种生活有些味同鸡肋起来,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因为自从我得到叶锋这名豪乳美女的身子之后,似乎就不再那么在乎和珍惜她了。我完全把她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甚至是一种附属品。
      可能是因为她出身低贱,加上性格温柔可人,日渐骄狂的我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感受,也不怕她时不时流露出来的些许反感和不满。包括这次回晴川老家,虽然名义上她是我的女朋友,是新娘,但我不仅没有给予足够的尊重,还故意刺激她,当着她的面和喜娘月琴伴娘玉凤还有伴郎君红等好几个大美女鬼混,还召开淫秽不堪的连床大会。
      我是个猎艳高手,凭着我的财势和地位屡战屡胜,鲜有失手的时候。现在这个社会,有几个女人不爱金钱、美酒、夜光杯、一掷千金的豪华生活?又有几个女人能够经受得住龙凤淫丸的颠覆肆虐和轮番轰炸呢?
      叶锋对我是够将就的了,所谓将就,其实就是无原则的迁就。她似乎看穿我的心思,每次我和其他女人欢好,她不但不气不恼,还主动替我铺床叠被含箫品玉,甚至有时还为我準备好黄色影牒,陪我一边观摩,一边实践。
      时不时,她还会温柔地告诫我悠着点儿,身子骨并不怎么硬朗,经不住这么没日没夜的折腾,当心哪天把腰给闪了。
      我的三宫六院众多嫔妃之间,最宠的除了媚后潘莉就是骚妃月琴了,月琴和我日久生情似乎有了夫妻相,床上床下性格跟我非常般配,我们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狼狈为奸」,我觉得这个成语用在我和月琴身上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如果说我是狼,那么月琴便是狈,我们俩就是典型的狼狈为奸。
      现在,我在叶锋身上发现了越来越多的骚妃月琴的味道,这对我当然是好事,因为我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地玩女人,但我也很清楚,叶锋既不是仙女也不是圣人,也许哪天,她这样忍辱负重迁就于我,总会到达一定的极限。
      「我在你心目中是什么呢?一张对得起观众的漂亮脸蛋儿,两只可以向男朋友女朋友显摆够稀罕的大奶子,高挑出众的身材加翘屁股,穿上性感丝袜和细高跟鞋后的两条长丝腿够骚?其实,我在你这个大坏蛋心目中只是一个女性生殖器而已,心血来潮了,要我的时候,就把我压在身下哼哧哼哧搞几下,腻味了,不想要了,就明目张胆去泡别的女人。」
      听着叶锋的哭诉,尤其是谈到下午她老爸瞅见我和月琴亲热的场面,让我也觉得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了,因为她家里的老妈本就有些反对她和我好,现在她老爸这么添油加醋一说,我的处境就显得很是岌岌可危了,叶锋面临的家庭压力也越来越大。
      说来还是我自己的不检点引起的,我满怀歉意安慰怀里的大美人儿叶锋,嘴就像抹了蜂蜜一样,因为我深知,女人,有着猫一样的自尊。特别是陷入爱情里的女人……在别人看来无关紧要,其实需要呵护,因为爱,已经让她的心变得柔软,她的这一点自尊,其实是要你对她的在乎。所以我要在乎她,捧着她甚至宠着她。
      晚饭的时候,我特意显露出对叶锋的无比呵护和关爱,同时也对叶锋的父母大献慇勤,连月琴和君红玉凤见我突然一本正经起来,都觉得很有些诧异。
      席间我细细描绘了今后飞龙龙腾和天龙的发展思路,谈到了繁花药业的美好前景,同时承诺以后专门为叶锋和她的家人设立一个繁花叶锋店,考虑到他们一家毕竟是老实巴交的农村出身,和段婷婷她们家完全不一样,所以其模式和繁花云山店也完全不同。这个店準备设在江陵,弄成了就可以以店养家,让她们一家今后有个稳定的美好未来。
      听到这里,加上月琴君红和玉凤时不时在旁边敲下边鼓,验证着我的实力和说法,叶锋也依偎在我的身边亲密得如同一对小夫妻,叶锋的父母和姐姐姐夫真可以用群情激奋来形容,十分热情地招呼我喝酒吃菜,而下午时分我和月琴的出格举动似乎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一脸冷漠地命令月琴三女回到旁边小屋,那一刻月琴见我眼色中再无一丝宠爱,真如一只拔了毛的凤凰,只好灰溜溜地躲开。
      我搂着叶锋独自睡在她的那张大婚床上,两人美美亲热了一番,看着窗外的月光似水却没了睡意,于是一句句聊了起来,从这里,我渐渐深入了叶锋这个性感靓女的内心世界。
      自打跟了我以后,这个有着一双欺霜赛雪绝世豪乳的美人儿接受了浪姬的称号,她也将更多的心思放在了我的身上,按我的口味穿着打扮,按我的喜好学习伺候我的各种手段和技巧。
      叶锋本不是个争强好胜的人,但也不愿有人压在自己头上,哪怕是我的后妃。骚妃月琴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强势让她有些感慨,有这个必要吗?已经佔据了这么高的地位,集众多宠爱在一身,还这样招蜂引蝶强调自已的优势,叶锋内心颇有些不满。叶锋并不愿意屈从于对方的强势,但许多事情已经是既成事实,面对这些自己也是无奈。
      而这次更亲眼目睹娇蜜玉凤的不辞下贱温柔侍尿,如同火上浇油让她感受到了另一种压力,她知道玉凤这是被情势所逼,「既然无法改变社会,那就努力改变自己」。玉凤这个骄傲的气质美女都做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叶锋越来越感受到自己似乎也该改变点什么了。
      虽然没有读过太多的书,仅仅初中毕业的学历,但波大的叶锋未必无脑,她清楚男人的心理,长期呆在一起固然会有疲劳感,但是若长久未能亲近,感情一样会变淡。不能让骚妃月琴艳妃君红啥的把风头全部抢走,首先要全力承欢,自己本就有些姿色,长期随侍左右,床第功夫也习得不少,只要不辞下贱倾心侍奉,让我小弟弟满意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但和我身边的其他女人比起来,叶锋知道自己的优点固然突出,缺点也同样明显,风骚和妖娆不如月琴、美艳和气质不如君红、温柔和知性不如玉凤,光眼前几个就这样,更不要说别的女人了。
      「秋哥,你怎么那么喜欢月琴姐呢?」不经意之中,叶锋问出了这个萦绕她心头已久的问题,想起月琴,这个飞龙厂的大厂花,我心中不禁情愫涌动,于是慢慢讲起收服这个绝色丽人风月领袖的故事,谈到了月琴,还谈到甜妹春花俏美仙娇什么的,无意之中我嘴里跑出一句,「月琴似乎从不在意我有别的女人,有时候甚至为了讨我欢心还主动帮我拉皮条呢,我就好这口儿,所以说我们两个彼此都离不得的,真是『狼狈为奸』啊!呵呵。」
      听我这么说,臻首埋在我胸前的叶锋似乎陷入了沉思,她似乎慢慢想好了自己的对策,言语中不觉得已开启了那尘封已久的往事。
      她心目中的那个妙人儿对于我有多大的吸引力叶锋很清楚,连自己看到她都不得不承认她的风姿与现在我后宫中的女人截然不同,将这个女孩子荐入我的枕边究竟是祸是福也说不一定,不过叶锋有这个自信,随着我后宫中女人的逐渐增多,要想在我心目中立稳脚跟,光靠出众的姿色和下贱的姿态那是远远不够的,才华和智慧才是最重要的,天下女人任予任取,我白秋已非往日那个捡到篮子都是菜,荤素不限胃口大开的白秋了。
      美女对于我来说也许有一定吸引力,但那新鲜感能维持多久,谁也说不清,要想牢牢吸引住我的注意力甚至让我把自己当作枕边一个可以为我出谋划策的人,那就得靠头脑和智慧,在这一点上,叶锋还是颇有自信的。
      对于这位妙人儿的精明叶锋早有领教,但正是这样的女孩子才具备在我后宫中站稳脚跟的实力,若是纯粹的花瓶,诸如傅春花、谭仙娇、段婷婷、赵虹媛和李玲玉那等女人,除了在床上能够变换着花样成为我的洩慾工具外,叶锋不认为她们有什么值得和自己的相提前论的地方。
      而赵玉凤同样有些手段,深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道理,自己要和玉凤相抗衡,也需要一个美貌和智慧并重的女人做帮手,当然叶锋并不认为这位妙人儿的智慧能超越自己。
      把这位妙人儿拉入自己阵营也可以一下子化解月琴和玉凤带来的压力,相信以她的魅力完全可以消除玉凤的影响力,在这一点上叶锋并不在乎这个妙人儿也许会分去自己的一部分宠爱,她不是那么挟隘的女人,作为一个局中女人,就得有宽阔的胸襟和长远的目光,于是她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在我的耳边,叶锋一边和我缠绵一边谈到一个尘封已久的故事,这故事涉及到一家宾馆,三次选美,也涉及到一些人,当然包括男人和女人,也包括这个可人儿……。
      晴川县政府的招待宾馆名字取得十分别緻,叫「龙凤别院」,牌匾上的几笔草书赢得百姓调侃:「书法不错,莫非是唐寅真迹?!」其实不是,这是本届县委书记黎再清的手迹,多年的历练让这位五十好几的老爷们儿一出手就显出了几分功力。
      作为山区,晴川县的经济状况看上去要比我们才去过的云山县落后五到十年,但是这座市政府招待宾馆「龙凤别院」却不比云山县的招待宾馆云山饭店稍差。
      依山靠水而建,幽静的入口位于青年路与城河路相交的路口东侧,路旁是茂盛的树林,车子拐上树荫大道,透过树林。可以看见阳光照耀下通体镀金的下里河,浅金色的波光粼粼,绿树葱茏青草环抱,「龙凤别院」里的环境非常雅静,大概在晴川再也找不到一处比这里更适宜的居住福地了。
      如果你走进接待小楼,总服务台的女孩子实在是明艳娇媚,楼里进进出出的一般女服务员虽然略逊一筹,但可称是百里挑一,远在普通水準以上的。都说到一个地方看美女,首先要去政府招待宾馆,这句话确实不错,不过比起云山饭店,这个晴川县政府招待宾馆「龙凤别院」的女孩子也漂亮得太没有天理。
      想想也不奇怪,云山县的经济要比晴川发达一些,教育状况也好一些,企业也多,漂亮女孩子的出处也多,不像晴川县,经济相对落后,能到市政府招待宾馆当服务员,算是一份极不错的工作,政府招待宾馆「龙凤别院」大概也因此能够以选美的条件来选择服务员吧。
      海阔天空中,叶锋聊起了有关这个「龙凤别院」的奇闻怪事。和想像的不同,这里的女孩子之所以如此出众,其实也经过了漫长曲折的「三次选美三级跳」历程,其中原委还要听叶锋娓娓道来。
      三年以前,新上任的县委书记黎再清要求各机关单位、医院、学校抽调青春靓丽、面容美貌的年轻女性到「龙凤别院」的前身,当时的晴川大酒店进行选拔。
      原来「新农村工作会议」不久将在晴川县召开,届时将有省上、地区、各县市的领导来晴川参观学习,各位领导会下榻晴川大酒店。而新上任不久的县委书记黎再清对晴川县的接待工作很不满意,认为晴川大酒店现有的服务员及接待办的工作人员不是年龄大,就是脸蛋儿不漂亮,更认为大酒店的服务员大多是社会上招聘的,普遍素质不高,不能够很好的为上面下来检查的领导服务,所以进行了这次荒唐的选美。
      县委书记黎再清要求各机关单位、医院、学校抽调出年轻漂亮的女性共三十多名,立即放下在原单位的工作,一起到晴川大酒店进行培训。领导下榻期间,这些女同志部分会陪同领导一起出游、参观,一部分会接替现有的大酒店服务员的工作,给领导们倒酒、斟茶、传菜。
      大部分女同志对此很反感,觉得受到侮辱,不愿意参加,但被其单位的领导批评或不服从工作安排为由受到打击,使得很多同志敢怒不敢言。一位女教师小孩刚刚两个月,丈夫希望她不要参加,照顾好孩子,女教师便提出不愿意参加,教育局长立即找她谈话,并威胁如果不参加,将一直留在区乡工作,十年不许调动,女教师慑于其淫威只好默默服从。另一位医院的女同志也提出不愿意参加,很快医院院长便通知她,如果不参加,医院将停止她所有的工作。
      不知怎么的,这些本来属于政府内部严加保密的事情,后来却洩露出来流传到了社会上并扩散开来,顿时舆论为之哗然,有外地媒体指出这次荒唐的选美不仅是对这三十多名女性人格的侮辱,更是对「人民公僕」这样称号的亵渎。
      晴川县是典型的农业县,基本无任何工业,人均一般财政预算收入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十五%、全省平均水平的三十三%。这样一个穷县,腐败案却层出不穷,原县委书记就因涉嫌贪污、非法佔地、官商勾结、买兇伤人等案件被拘留双规。而新任县委书记黎再清一上台,又出现这样的事,大家顿时不依不饶了。
      媒体疾呼,国家投入近千万对晴川的农村进行基础的建设,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其中的一项,这样对老百姓的好事又演变成闹剧,难道一定要有年轻漂亮的女性给领导们陪吃、陪喝、陪玩,才是建设好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吗?到底领导来参观的是人还是基础建设呢?难道各位女同志在原单位不能好好工作,一定要陪领导才能发挥她们最大的才能吗?难道原大酒店的服务员真的就没有素质,非要各单位的女同志才能符合领导的口味?
      最后媒体警示道:我们的政府啊!应该好好想想了,晴川还有近八十万的农民兄弟们生活得很贫穷,人均年收入一千元都不到,政府的干部们却只想怎样上面的领导满意,怎样给自己造政绩,这就是对人民的交代?水亦载舟,水亦覆舟,要永远紧记人民的力量是无穷大的。
      刚送走「新农村工作会议」的诸多代表,大家鞍前马后有美女们随时伺候着,走的时候又大包小包提着,个个都是红光满面十分满意,地委书记也明确表示对本次会议承办方的满意,同时挑明这次新农村基础建设的拨款近千万元肯定会尽快下拨到晴川。
      新任县委书记黎再清正在办公室挥毫泼墨暗自得意的时候,突然听取了县政府办公室黄山副主任的暗中汇报,心里十分憋闷,没想到自己新官上任三把火,居然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黎再清对原来自己的专车司机,现在自己的心腹的这位黄山副主任十分看重,在他面前是无话不说的,于是乎大倒苦水。
      这个晴川大酒店环境幽美、设施完善,前段时间有两位分别来自地区和省里职别不低的上级领导住进来检查「新农村工作会议」的準备情况,却感到很不舒服,他们将黎再清等县里的有关负责人召到面前,语气严峻地指出晴川大酒店「硬件」设施上了去,但「软件」设施不相配,如果要搞好本次会议接待工作,当务之急要解决服务员素质和形像问题。
      县里有关负责人立即明白上级领导的意思,七天之内便利用行政手段从各行业招来了三四十位容貌俏丽的年轻女服务员,总算让上级领导和参会代表满意了。然而,没想到会议才结束几天又出了这样大的问题,这些美女们成了烫手的山芋,留着是祸害,放走又不行,想想不久又要召开的新农村工作落实会议、新农村工作精神检查落实会议、新农村考察团接待等等,黎再清不由得挠头不已。
      黄山一直以来就以揣摩领导意图、以领导之忧为忧、以领导之乐为乐着称,如今见领导如此为难,想了想便咬牙主动请缨,要求下派到这个晴川大酒店出任总经理,一手抓「硬件」建设,另一手好好抓抓这烦人但又极其重要的「软件」建设。
      看黄山副主任如此懂事,黎书记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讚许之中又耐心嘱咐了几句,不办则已要般就一定要办好,要彻底弃旧从新,乾脆连名字都改掉,从原来老土的晴川大酒店改为「龙凤别院」,起「龙飞凤舞、光耀晴川」之意,同时要与时俱进践行科学发展观,不仅要注意形像还要考察素质,不要像这次招一大堆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看着光鲜用起来扎手。所以光注重形像是不够的,「素质」才是最重要的,明白不?!
      黄山回来以后将黎书记一再强调的「素质」二字琢磨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上级领导话里的涵义,于是亲自出马,开始了晴川大酒店也就是现在「龙凤别院」的第二次选美。
      随着一阵霹霹啪啪的鞭炮声,由原晴川县政府副主任黄山任总经理的「龙凤别院」正式挂牌营业。为了实施他当初在黎书记面前的承诺,也满足他陞官发财的野心,黄山将原晴川大酒店那些他认为思想不开放、相貌不美、人老珠黄的女服务员全炒了鱿鱼,然后他公开贴出告示,以包吃包住包穿,月薪一千元以上的优厚条件,招聘「思想开放」、年轻貌美的姑娘做女服务员。
      包吃包住包穿又有月薪一千元,这在偏僻贫困的山区来说,无疑是个肥得流油的美差。一时之间,龙凤别院报名处挤满了前来报名应聘的年轻美貌女子。黄山要报名者每人交报名费六十元,启示贴出的三天以来,就有六百多人报名应聘,仅报名费一项,他就白得了近三万元。
      负责登记的是潘冰冰,负责收款的是沈好,黄山在一旁瞪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如牛贩盯牲口般盯住前来报名的姑娘,进行初步的目测。凡是他认为生得比较窈窕漂亮、性感迷人的女孩,就朝收钱的沈好打个手势,通知这女孩三天之后到龙凤别院来进行体检和複试。三天报名日期过后,通过他的「目测」,就有一百多个姑娘得到了体检、複试的通知。
      潘冰冰漂亮迷人、风骚性感,她与黄山姘上时曾是县越剧团的演员,而年轻秀美、妩媚温驯的沈好下海之前,曾是县医院的一枝花,妇产科的护士。黄山便将体检、複试的任务交给她们,而他和黎书记的儿子黎小兵厮混在一起,黎小兵挂在「龙凤别院」当副总,但他不是吃干饷的,在黑道上本就很有势力,準备等龙凤别院开张后就在里面开设夜总会地下赌场,连带着卖药弄粉啥的。
      他们两人手握几台精緻、高档的摄像机,躲在隔壁,将摄像机的针眼镜头安装在一个个十分隐蔽、巧妙的地方,将这些女孩子们体检、複试的全过程,分秒不差地全部拍摄下来,供他们今后茶余饭后欣赏和观看。
      体检和複试在一间灯光明亮、铺有红地毯贴有红壁纸的房间里进行。黄山这样安排,主要是为了让人体与壁纸形成强烈的反差,便于他们拍摄。体检、複试是对一个个女孩子单独进行,每一个女孩子进来,沈好都要叫她脱得一丝不挂。沈好先是检验这女孩的乳房、臀部丰不丰满,肢体上有不有疮疥疤痂,生殖器有不有问题得没得过性病,整个体形有不有魅力能不能吸引男人。
      接着由潘冰冰测试她机不机灵,有不有乐感和艺术细胞。按照黄山的授意,潘冰冰故意叫这些女孩做一些亮胸挺腹、扭腰开胯等动作,目的是叫她们最大限度地亮出自己的乳峰、臀部和生殖器,便于黄黎这两个淫贼拍摄和观赏。
      这些天真无邪的女孩,老老实实地按照潘冰冰的示範一成不变地演示着,最大限度地亮出自己的美和隐私,根本料想不到在暗处正有两个色狼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们,并把这一切丝毫不差地全部拍摄了下来。
      「啃,这个多性感!」「啊,这个真够味!」黄山一边拍摄一边观看,并馋涎欲滴地一边观看一边淫兴大发地发慨歎。「大哥,」黎小兵吞着口水对黄山说,「这些妹仔这么靓丽,弄她两个来玩玩,这辈子死也值得了!」
      「小兵,这些妹仔一进山庄就成了我们手中的玩物,你要睡哪个玩哪个还不是小事儿一桩?」黄山用心险恶地对黎小兵说道,「只要你我兄弟同心,让老爷子满意了,我和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金钱美色!」「没问题,」黎小兵对黄山将胸脯拍得彭彭响,「大哥对我恩重如山,我愿为大哥捨命效力!」
      就这样,经过黄山和黎小兵这两个淫棍的甄别、挑选,他们又从这一百多个美女中,挑选了六十名出类拔萃的年轻漂亮的少女进了龙凤别院,作为餐厅、宾馆、娱乐、游艺场等场所(包厢)中的服务员。
      黄山虽然是政府官员出身,但作为别院的承包人和总经理,与应聘进来当服务员的女孩们签订合同。合同一定三年,以身份证作抵押,每人还要交二千元的保证金。合同中规定,「服务员要绝对服从总经理及分部经理的领导,如若服务员中途自动退出或违犯别院的规定(规矩)被开除,身份证和二千元保证经全部予以没收。」
      其中还有黄山拟定的「十奖」「十罚」,其中规定:服务员绝对服从领导,热情周到为客人服务,不迟到不早退和旷工,尽职尽责地为别院作贡献的奖,无故顶撞和不服从领导,不热情周到为客人服务,迟到早退旷工,将别院秘密向外人洩露,给别院造成各种损失的直接责任人都要罚,而且在罚的条款中还加上了「给予严厉的经济处罚和其他形式的各类处罚」这一句,给黄黎这两个淫魔以后蹂躏、摧残所谓的「违规」少女埋下了伏笔,创造了依据和借口。
      应聘的这些妹仔大都是一些十八~二十岁的天真、单纯的少女,她们社会阅历不深,经验不足,哪儿知道自己一迈进这别院的大门便等于是跳入了火坑陷身于魔窟?虽然也有一两个少女觉得「给予严厉的经济处罚和其他形式的各类处罚」这句话不妥,问黄山、沈好「其他形式的各类处罚」是什么意思?黄黎二人花言巧语地哄骗她们说,「其他形式的各类处罚」只是包括罚扫地、清厕,平土、浇花等项内容,没有别的意思,而且他们列这句话在上面只是一句警告语,并不真的打算实施的。少女们被他们的如簧巧舌这么一说便失去了警惕,轻轻率率地相信了他们,在合同上签了字。
      此时,正坐在桌前和黄山签订应聘合同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清丽少女。她叫张如烟,是外地到晴川的打工妹。黄山见她长得窈窕清纯,靓丽温柔,知她是一个易于糊弄的主儿。他将条款一条一条地读给她听,特别将「服从」、「处罚」等条款读得大声而耸人听闻。他问张如烟:「合同上的条款你都做得到吗?」张如烟被他色迷迷的眼睛盯得心慌意乱,低了头怯怯地说:「做得到!」黄山便奸笑着叫她在合同上签字。
      这时,和张如烟一同来应聘的,一个叫朱艳的泼辣少女突然插话道:「黎总经理,我们虽然绝对遵守别院的规章制度,但别院也不能以这些条款作借口,来欺凌、侮辱、折磨我们!」
      「那当然,那当然!」黄山假笑着说,「那只是些带警告约束性的表面文章,谁愿意真的照它实施?即使你们真的违反了这些条款,我也会宽大为怀,视情况而从轻发落的!」他嘴上这样说眼睛却狠盯了朱艳在心中恨恨骂:「臭婊子,你别嚣,接客卖淫,杀鸡儆猴,我第一个就拿你来开刀!」
      六十名应聘少女在报到处排了长队,依次签合同报到上班。黄山得意洋洋地望着这些已钻进他圈套中的靓丽少女,不停地在心中打着坏主意。此时在他的眼中,这些美貌如花的少女,就像是一只只被骗入虎口的伸长了脖子待宰的肥胖可爱雪白诱人的小羊羔……。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1024_2014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奇米影视777撸吧_草草社区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